李镇西老师教学经验
推荐:古诗词欣赏  中考  高考  阅读:
  您当前位置:优德88国际娱乐>>> 教学研究>>李镇西老师教学经验>>李镇西的尴尬与自豪
李镇西的尴尬与自豪

  (李镇西,1958年生,四川成都人。全国著名语文教师,教育哲学博士。李镇西崇拜苏霍姆林斯基,仰慕朱自清、叶圣陶、陶行知等学者型中学教师。爱好读书和写作。经常对学生说并用以自勉的两句话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在物欲横流的时代,守住灵魂!) 

  李镇西勤于笔耕,喜欢写诗,他把教育当成一首诗来写。为了让教育充满理想主义气息,也为了让孩子们有一个富有浪漫气息的班集体,他和学生为班级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叫“未来班”,他们设计班徽,绘制班旗,创作班歌,后来,“未来班”作为一个优秀班集体被全国多家报刊报道,这成为他教育诗篇中的第一行美丽的文字。 

  李镇西的《爱心与教育》获得中共中央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大奖、冰心图书大奖和中国教育学会“东方杯”科研成果一等奖。此后,他又陆续出版了《走进心灵——民主教育手记》、《从批判走向建设——语文教育手记》、《教育是心灵的艺术——李镇西教育论文选》、《花开的声音——我班的故事》、《风中的芦苇在思索——李镇西随笔选》等书。) 

  包括我在内的目前中国四五十岁的中年语文教师,其实是很尴尬的一代。 

  近年来,常常有认真而善良的老师把我同魏书生、程红兵、韩军、程翔、李海林、高万祥、黄玉峰等名师作比较甚至相提并论。对此,我实在是诚惶诚恐。 

  我这样说,也许有人会认为我是故作“谦虚”或者是一种“圆滑”。不,我与他们的差距是一种客观存在,和“谦虚”或“圆滑”是没有关系的。我还可以同时说一句很不谦虚甚至可能得罪上面这些名师的话:在我心目中,他们都还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语文教师。比起朱自清那一代中学语文教师(朱自清也曾在中学任国文教员),我们这一代语文教师有许多先天不足,无论我们现在如何“知名”,我们事业的“辉煌”都是有限的。我拿朱自清作为语文教师的典范,也许有些人会觉得太遥远,而且太理想化;那么,我就说一个近在身边的人,他就是我的岳父——乐山一中语文退休教师万鲁君先生。 

  上世纪40年代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律系的万老先生今年84岁,解放后一直任高中语文教师,“文革”中仅仅因为大学毕业后曾在旧法院工作过几天,便被开除公职遣返回乡,饱受苦难,直到粉碎“四人帮”后才恢复名誉和工作。1982年我毕业分配到乐山一中,有幸和他成为同事;不久他便退休了,但后来我更有幸成了他的女婿。他曾对我说:“年轻时我有一个梦想,要么做大作家,要么当名教授。”凭我现在对他智商、学问的了解,如果不是遇上那个可诅咒的时代,他完全可以实现这个梦想的。至少,如果政治清明,他完全可以成为于漪、钱梦龙那样享誉全国的特级教师。他首先是一个非常高尚的人,在我老家,凡是知道他的人无不对他的人品钦佩不已,儒家关于修身养性的思想,已经化作他自然而然的生活方式,他的同事他的学生都把他当作身边的雷锋。他的国学功底相当深厚,二十四史是读通了的,文史哲信手拈来,好书法,擅长写古典诗词。身体之健康更是令许多人羡慕,他从38岁那年便开始每天洗冷水澡,一直坚持到今天!也正是这健康的身体,使他思维至今相当敏锐、活跃,现在仍然勤于阅读和反思,关心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和政治体制改革,关心着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也关注着国际风云变幻。 

  和他相处,我既感到幸运又感到尴尬。幸运的是,20多年来,万老先生一直是我身边的一本百科全书式的“教参”,他全方位地熏染着我。如果说我今天在教育上有了一点成绩,首先归功于万老先生对我的影响。尴尬的是,我总是自觉不自觉地把万老先生当作一个“参照物”,和他一比,我真是觉得现在的语文教师远不如他们那一代人。这种不如,至少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学问功底。万老先生在小学时便接触了大量的传统经典,而我是在“批林批孔”、“评法批儒”的喧嚣声中成长起来的。由此产生的文化差距,简直天壤之别。二是为人境界。有了古今中外人类文明精华的滋养,哪怕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其人格也自成境界。我岳父那种善良、正直、坦荡、超然、淡泊,使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的确有“纯粹的人”。三是现代意识。万老先生年轻时所处的时代,使他关于民主、科学、宪政、人权等意识非常浓厚,至今我和许多朋友聊的一些“启蒙”的“前卫观点”,在他看来都是最基本的常识。现代化、全球化、民主化……是我和他经常谈论的话题,但对话中我常常觉得自己捉襟见肘,而万老先生却游刃有余。 

  我当然知道,我和我岳父之间的文化差距——而决不仅仅是语文知识能力方面的差距——主要还是历史与时代造成的。虽然如此,我仍然努力在精神上接近万老先生,正是在这努力接近的过程中,我的精神境界也或多或少地有所提升。因此我并不自卑,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也有许多引以自豪的地方。 

  我们这一代人,或者就说我自己吧,有着真诚的理想主义情怀和庄严的社会使命感。和现在的年轻人不同,我的启蒙读物大多是红色经典,这些红色经典已经并且还将继续影响着我的精神世界。回想我自己的中小学时代,虽然是在“文革”中,但一本本或没有封面或残缺不全的“禁书”:《红岩》、《欧阳海之歌》、《林海雪原》、《草原烽火》、《苦菜花》、《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红旗飘飘》等等作品曾经是那样地激动了我一颗少年的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时代的变迁,这些书所浸透的阶级意识、政治信仰、思想观点等,可能会渐渐在我心中蒸发,但通过文学形象所传递并最终过滤结晶的精神内核——正义、理想、气节、忠诚、刚毅、激情……则溶入了我的血液,化作了我一生坚贞的信念。这种信念,使我将我的教育视为实现我社会理想的途径。 

  说到社会理想,我得自豪地提及1979年。作为“文革”的精神受害者和“文革”后恢复高考的首批大学生,我在大学校园里,迎来了我精神的涅槃:从现代迷信走向思想自由。我经常对别人说:“我虽然没有赶上1919,但我有幸经历了1979!”那是一个风起云涌、思想激荡的年代,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所带来的思想解放运动,在那一年拉开了序幕。真理标准大讨论、张志新冤案的平反昭雪、《天安门诗抄》、彻底否定“文革”、四个现代化、陈景润与“歌德巴赫猜想”、科学的春天……这一切让我看到了一个刚刚从恶梦中醒来的民族正迸发出无限的生机活力,而作为这个多灾多难民族的一员,我很自然地把自己的未来同我们民族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直到现在。 

  祖国改革开放的春天,使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个年轻人也迎来了自己人生和事业的春天。这是我们比老一辈语文教师幸运的地方。多年后,于漪老师曾对我说:“唉,我们这一代语文教帅被耽误得太多了,那时候,谁敢研究教育啊!连写篇文章去发表都要被批判为‘白专’,更不要说著书立说了!你们真是幸运,赶上了好时代,一定要珍惜啊!”我岳父也曾对我说:“唉!我们那时连批改作文本都得看看学生是什么成份。如果是贫下中农的子弟,即使作文写得不好也不敢打低分啊,要不然……”十几年来,他多次在我面前感叹道:“还是你们现在好啊,赶上了好时代,可以在事业上放手大干一场!你们现在实际上也是在圆我们当年的教育理想之梦啊!” 

  无论著名的于漪老师还是不著名的我的岳父,他们都把未圆之梦托付给了我们啊!记得当时于老师说:“我明白您的意思,在我们这一代年轻教师的肩上,承受着两代人的使命!你们当年由于时代造成的事业上的遗憾,要由我们来弥补。” 

  然而,“弥补”需要功底呀——学问的功底,学识的功底。于是我如饥似渴地阅读。喝“文革”狼奶长大的我,除了读过上面所说的几本禁书,我的心灵完全可以说是一片文化荒漠。我还记得大学一年级时的一个细节:我去图书馆借书,管理员问我书名,我实在不好意思说是借《家》,只是用手中的笔指点着借书卡上的书名登记。因为我旁边站着许多同学,我实在怕他们笑我:“哼!居然连巴金的《家》都没读过!”接下来的几年,是文学名著和其他人文著作的“暴饮暴食”。在后来,进入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一直持续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阅读的视野更加开阔。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我非常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万类霜天竞自由”的人文学术氛围。正是那样一个宽松的氛围中,我读了大量的人文学术著作:《宽容》、《异端的权利》、《自我实现的人》、《中国思想史论》、《文化的冲突与抉择》、《第三次浪潮》、《六大观念:真、善、美、自由、平等、正义》、《民主和专制的社会起源》、《尼采文集》、《心灵的探寻》,等等。这些著作的观点我不一定都能理解,或者即使理解了也不一定都赞同,但这些著作不仅开阔了我的思想视野,更主要的是,它们让我越来越明确地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我是一名知识分子!”从那时候,我就提醒自己,尽管我也许一辈子都只是一名普通的语文教师,但这不妨碍我在三尺讲台上通过语文教育传播人类文化精华,以行使一个知识分子推动社会进步的神圣使命。 

  再后来,我又读《顾准文集》,读《遇罗克:回忆与怀念》,读《风雨中的雕像》,读《殉道者》,读李锐,读邵燕祥,读王小波,读钱理群,读徐友渔,读谢泳,读摩罗……这些阅读不但赋予我独立思考的信念,而且让我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俯瞰语文教育。我越来越不愿意把自己当作文章学、修辞学、语言学、考试学的分析家甚至只是教材与教参的熟练操作者,而首先是文明的传播者、思想的启迪者、人生的导航者。这些阅读对语文教学并非没有关联,相反它能直接让语文课变得丰满而更有深度。比如《城市季风》会使我从京派文化和海派文化的角度理解中学语文教材中老舍、郁达夫、夏衍、巴金乃至叶圣陶、朱自清等人的作品;《东方诗魂——屈原与中国传统文化》使我能够比较准确地把握《涉江》中体现出来的屈原个性和屈原精神;而《青楼文学与中国文化》则让我更加全面而深刻地认识白居易的《琵琶行》中的情绪蕴含和人生哲理…… 

  应该说,参加工作后,这种语文教学以外的阅读也是受了我岳父的影响。我发现,岳父读的书多数并不是语文教学的专业书,而是文学、历史、政治等人文书籍。正是从他那里,我知道了,一个语文教师应该有远比“语文”更宽阔的人文视野。当然,这样说并不意味着语文教学和教育本身的著作不重要(事实上,最近几年因为读博的原因,我也比较系统地读了不少教育学名著),而是说教语文不能就语文论语文,要从教育的高度看语文;搞教育不能就教育谈教育,要从社会的高度看教育。应该说,我的阅读还是有盲区的,比起我岳父,我对许多国学经典至今没有涉猎;而相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我对当代外国文学也比较陌生,还有现代民主政治的有关著作读得也很有限。不过,我至今坚持着阅读的爱好,我想我的视野会越来越宽的。 

  我知道,任何人都是一个无二的个体,因此我的精神现状未必就真能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标本”。应该说,因为我幸运地成为77级大学生(这是我最引以为自豪的一点),所以我后来的发展还是比较顺利的。但是,我知道,由于种种原因,我的许多先天素质比我优秀的的同龄人仅仅是为了拿一个本科文凭就历经艰辛——函授、自考、夜校,至今还没有相应的职称和相应的学术地位专业。然而,他们在所任教的学校几乎都是教学的顶梁柱!我想我们这一代人还是有些共性的:降生于封闭的社会但成熟于开放时代,“文革”入学使我们知识结构先天残缺但经历丰富,使我们的人文素养相对厚实,少年受骗于极左路线但成年后依然理想不灭,不是老三届但有老三届们多舛的命运和坚忍的品格,不是新生代但有新生代们开放的胸襟和燃烧的激情,尴尬而不狼狈,遗憾而不惭愧,自豪而不狂妄,执著而不僵化,于漪、钱梦龙们引领于前而铁皮鼓、沧海月明们激励于后,青春渐渐离去而激情依旧燃烧……

    

推荐阅读
   家庭教育+幼儿教育+赏识教育
    优德今日推荐

联系我们 本站搜索 要资料 请您留言 开心智慧吧 动画 笑话 安平影像 周恩来总理
优德——全心全意为中国教育免费服务(Copyright© 2001-2017 河北·衡水) 优德88国际娱乐 一小学前三班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 免费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