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识教育(周弘)_优德
推荐:古诗词欣赏  中考  高考  阅读:
  您当前位置:优德88国际娱乐>>> 教学研究>>赏识教育>>赏识你的孩子(上)
赏识你的孩子(上)

王伟群

  朋友通知我去参加一个研讨会。“你一定得来,我还要介绍你认识一个特别著名的教育专家。”

  那天很多专家们到会。后来每个人只能发言5分钟。总算轮到朋友说的那位教育专家了。他叫周弘,来自江苏南京。

  5分钟当然说不了什么,但周弘的话饱含激情。后来,我和他长谈了4个小时。

  又过了一天,我专程去了南京,为了周弘的理念和实践———赏识教育。

  “人家父亲能做到的,我为什么不能做?”

  1980年6月29日,南京某厂技术员周弘的妻子,生下了一个粉妆玉琢的女儿。爸爸妈妈给女儿取了一个美丽的名字———婷婷。

  婷婷一岁半,进了厂幼儿园。一天,老师突然打电话告诉周弘,婷婷发高烧,已经送到厂医院了。周弘赶紧跑到医院,看见女儿像疯子似的狂呼乱跳,医生说,刚刚打了一针庆大霉素,可能有点疼,过会儿就好了。
  一个疗程的针打下来,每打一针,婷婷都会疯狂地哭闹一阵。几天后,女儿的烧终于退了。可是周弘发现,无论怎样大声地呼叫女儿,婷婷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周弘傻了似的,一把抱住女儿,大声地喊着:婷婷!婷婷!婷婷呆愣愣地看着爸爸。

  婷婷成了一个聋儿。诊断书中写着:“脑干电位显示:双耳全聋”。

  “那一刻,天仿佛塌了下来,我恍恍惚惚地抱着女儿回家,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周弘向我回忆起那一刻时,眼圈又红了,嗓音哽咽。

  幼时的婷婷,因为听不见也不会说话,她几乎不会笑。在幼儿园里,总是缩在角落里,谁也不和她玩。想拉屎拉尿却不会表达,常常拉在裤子上。数九寒天,周弘看着冻得瑟瑟发抖的女儿,心都碎了。

  那些日子,电视台在播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每次,周弘都抱着女儿一边看一边落泪。电视看完了,周弘问自己,人家父亲能做到的,我为什么不能做?我也要用最深情的父爱,为婷婷把有声世界的路开通。

  从婷婷3岁开始,周弘带着女儿定期到上海一家部队医院,用针灸电疗的办法,试图让女儿复聪。5年中,在耳朵周围的几个最疼痛的穴位,医生给婷婷扎了上万针,那是连成年人都难以忍受的剧痛,婷婷绝望无助地恸哭……

  婷婷终于有了极其微弱的听力。周家人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让婷婷开口,哪怕只是最简单的词。傍晚,周弘从婷婷奶奶那里接女儿回家,骑着车,他反反复复地指着路灯,一路走,一路在女儿耳朵边上喊“灯,灯,灯……”骑40分钟,喊40分钟……

  当婷婷终于能含混不清地说鼻子、眼睛、嘴巴等最基本的词时,她已经错过了学习口语的最佳年龄段。婷婷习惯用手势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想吃饼干了用手比划一个圆,奶奶就知道她的意思了。这样下去,她只能永远是个哑巴。

  一天,婷婷午睡起床,习惯地又向奶奶比划了一个圆形。奶奶抱着饼干桶坐在孙女对面,就是不给她吃。

  “饼干!婷婷说,饼干。”奶奶想让婷婷开口。

  婷婷就是不说,咿咿呀呀地抗议着。

  不说就不给吃,奶奶固执地一遍遍重复着“饼干,饼干。”

  婷婷大哭,奶奶也跟着掉眼泪。

  祖孙俩整整僵持了40多分钟,终于,婷婷的喉咙里滚出两个音:“布…单。”

  石破天惊!

  奶奶立刻递上一块饼干,婷婷眼睛一亮,一连串地发出了“布单,布单……”奶奶激动地抱着孙女,一块一块地把饼干塞到孙女手中。

  婷婷终于开窍了,她朦胧地意识到用口语交流的意义。半年后,她能说“阿姨再见”这样的完整的句子了。

  可与同龄的孩子相比,婷婷差得太远了。周弘又开始寻找其他的办法。
  “语言有书面语和口语,女儿的眼睛是好的,为什么不能用书面语与口语、说话与识字同步的方法来追赶健全的孩子呢?我开始把该说的话都写给婷婷看,她笑我们就写笑,她哭我们就写哭,她说星星我们写星星,她说月亮我们写月亮,效果出人意料地好。一次,婷婷妈妈出差到外地,我们到车站送行。火车启动的时候,婷婷一面跑一面哭,喊着“妈妈,妈妈”。我立即抓过她的小手,在上面写了四个字‘依依不舍’。我想她再也不会忘记这个词。”

  就这么追赶了两年,婷婷6岁的时候,已经认识了两千多个汉字,能够阅读一般的儿童读物了。周弘决定把女儿送到普通小学,而非聋哑学校。他要让女儿意识到,自己是个健全的儿童,和健全人一样有着健康的体魄和思维能力。

  婷婷7岁那年,周弘在上海一家书店里发现了一本小册子《幼儿才能开发》,书中介绍了日本著名儿童小提琴教育家铃木镇一的教育方法。书的第一段话就让周弘有了触电的感觉:

  “在孩子们身上,存在着不可估量的潜在能力,虽是处于他们的双亲的‘摧残’之下,然而还是发挥出难以想象的能力,只要抛弃错误的教育方法,则无论什么样的孩子,其能力的幼芽都能茁壮成长起来,所以说,孩子的能力的幼芽是被大人掐掉的。”

  早年留学德国的铃木在回国后,发现日本的教育出了问题。小时候,孩子们的眼睛是亮晶晶的,可上学后,就慢慢地变得黯淡无光。他说,日本的教育已经把人世间最大的欢乐求知异化成了人世间最大的痛苦。在与孩子们的接触中,铃木终于发现,在每一对父母教育孩子学说话、学走路的那个阶段,孩子进步最快,父母的心态最好,家中总是充满了欢乐。因为父母总是用最得意、最欣赏的目光,关注着孩子从零开始的每一点进步。也就是这种赏识,成就了每一个孩子在毫不费力的情况下掌握了口语这种最难的语言形式。能不能把它运用于孩子的小提琴教育?能不能把它运用于孩子成长的其他阶段?铃木最终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他为日本培养出了一大批堪与童年莫扎特相媲美的小提琴神童。

  重要的要赏识孩子的每一点进步,要让他们永远充满了自信。

  此前,周弘的做法更多的是一种经验的探索。到这个时候,他认为自己找到了一条成功之路。

  “你不是天才,谁是天才!”

  “我的观念变了,我教孩子的方法也变了。首先我要让婷婷相信自己是天才,我在她的课桌上的玻璃板底下压了一张《天才儿童行为表》,只要她看书忘了吃饭睡觉,我马上就指着表上的第一条对她说,你看,这上写着,看起书来废寝忘食,你不就是这样的吗,你不是天才,谁是天才!这给了她一种积极的暗示。

  “我专找孩子的优点。然后让这些星星之火,通过我们做家长的小题大作,无限夸张,使其成为燎原之势。怎么夸张?记得我第一次给婷婷做应用题,十道只做对了一道。也许这时候有的家长巴掌就过去了。我没有。错的地方不打叉,对的地方打了一个大大的勾。然后发自肺腑地对她说:‘婷婷,你太了不起了!第一次做应用题十道就对了一道,爸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碰都不敢碰哎。’小婷婷听了这话,自豪极了,越来越爱做,一次比一次对的多,升初中考试,数学考了99分。

  “孩子学写作文的时候,很多家长都让孩子读范文,拿孩子的作文和范文相比,结果越比孩子越没信心。一篇作文再差,总会有一两个句字写得好吧,我就用红笔把好的句子划出来,吃饭的时候,让婷婷当着全家人的面朗读,我们一起为她欢呼。慢慢地一句变成两句,两句变成三句,她越来越爱写,能不出好作文吗?”

  婷婷10岁那年,她写的6万字的科幻童话出版了。

  无论怎样,周婷婷是个双耳全聋的残疾孩子,她比普通孩子更为敏感、更容易受到伤害,因此她比普通的孩子更需要自信自强的信念。用周弘的话来说,她需要一种“伟人气质”。让她意识到,别人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甚至别人做不到的你也能做到。8岁时,父女俩在陕西扎针,父亲偶尔从一本书中学到了一种快速记忆法,他将圆周率小数点后的1000位数编成一个个荒诞离奇的故事,讲给小婷婷听。父女俩一边讲,一边笑得前仰后合,不知不觉中,婷婷记住了这1000位数的排序。8岁的聋童能背出圆周率1000位,这在当时成了轰动一时的消息。

  在后来的日子里,这种能力给了婷婷许多的暗示。婷婷从4年级跳到6年级,别的孩子已经学过一年英语了,而她还是零起步,更何况她还是个聋儿。父亲鼓励她说,婷婷,太了不起了!3岁半还不会讲话,现在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还能背圆周率1000位。双耳全聋的孩子竟然自学英语,人世间还有比这更自豪的吗?正是在这种极度赏识之下,婷婷的感觉越来越好,只用了半个月就赶上了全班同学的进度。

  就是在这样充满赏识的氛围中,周婷婷只用了4年时间,学完了6年的小学课程,提前两年参加毕业考试,并以总分第二的成绩考上了中学。

  1996年,周婷婷进入辽宁师范大学,成为我国第一个聋人少年大学生。这一年,她16岁。

  “如果你能教育出第二个周婷婷,我们才服你”

  婷婷成功了。应该说,是周弘成功了。有舆论说,你周弘运气好,摊上了一个聋子“天才”。如果你能教育出第二个周婷婷,我们才服你。

  也许真是上天考验周弘,第二个、第三个,越来越多的聋儿被爸爸妈妈们领到了周弘面前。

  刘开语,今年6岁,辽宁一位普通工人的孩子,三代单传,父母给他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刘帅。小刘帅一岁的时候,医生诊断他是双耳全聋。母亲彻底绝望了,几次想抱着孩子从楼上跳下去。刘帅的名字改为“开语”,父母乞求上苍让儿子开口说话。有一天,他们终于听说了周婷婷的事。

  小开语有希望了!父母辞了工作,带着孩子来到了南京。他们找到周弘,说,周老师,救救孩子吧……为了儿子,母亲不惜要卖肾换钱。这时,另一位浙江的聋童杨柳的父亲也找到了周弘。

  面对这样的孩子和家长,周弘没有别的选择。他建立了聋童康复中心,地点就设在杨柳在南京的家中,刘开语的爸爸妈妈成了中心的第一批工作人员。这个康复中心后来发展成婷婷聋童幼儿园。

  那是一座两层的砖楼。主人介绍说,我们借用厂幼儿园的房子。他们在一楼,我们在二楼。

  一楼一间大屋子里,20多个孩子围成一圈,好几个孩子在哭闹,此起彼伏。屋外站着一个男孩,一边抽泣,一边用袖子胡乱地擦着脸上的涕泪。显然,这是被罚站的孩子。

  上二楼,几个五六岁的孩子跑到我跟前,拉着我的手,笑着说着。

  那天,我在这里遇到了不少来自北京的客人。

  周弘也在这里,他一一介绍着孩子们的特长,还不时地竖起大拇指,大声地说:“太棒了!”

  这里所有的孩子都是聋儿。但与他们交流似乎并不太难。周弘说,他们看你的口形来辨别你的意思。

  他介绍我认识了两位年轻的教师。周说,他们都是幼儿师范学习特殊教育的。几年前就是我的志愿者。毕业后都回到各自的城市。可一听说我办起了聋童幼儿园,他们立刻把手里的事情全都放下,一心一意来帮助我。
  刘开语进来了,手里拿着他的大本子,里面有画有字。他很高兴地把本子展现给大家看。那是一篇看图说话:

  白云在蓝色的天空飘荡,两只蜗牛在地上爬呀爬呀,许多牵牛花在墙上吊啊,苹果树上有许多苹果,小鸟在天上飞,熊猫在吃竹子,花儿在地上开得好漂亮,小草和叶儿真绿啊,一棵棵树站在地上真威武。

  爸爸是一棵大树,妈妈是一棵大树,我是一只快乐的鸟儿,在两棵树间飞来飞去。

  花老师,草老师,树老师都是我们的老师,我在大自然里,要好好学习,长大当一名科学家。

  ……

  所有的人都被这段文字感染了。

    

推荐阅读
   家庭教育+幼儿教育+赏识教育
    优德今日推荐

联系我们 本站搜索 要资料 请您留言 开心智慧吧 动画 笑话 安平影像 周恩来总理
优德——全心全意为中国教育免费服务(Copyright© 2001-2017 河北·衡水) 优德88国际娱乐 一小学前三班